【茶道】对话纯道先生:茶挂是茶道美学中的“

2019-07-20 06:52:48 围观 : 185
网址:http://www.aiueoh.com
网站:五分赛车

  茶道:纯道先生,您好!在此次观展过程中注意到,不论是文字、内容、书法,日本茶挂都是我们中国的。据此,是不是可以说,茶挂源于中国?那么,它又是发端于哪个时代?

  就日本茶挂而言,它不只是书法,也可以是绘画加书法,或单一的绘画挂轴,只是在日本茶道发展过程中,茶室中的挂轴基本是挂字,极少有挂画出现。这受日本茶道所崇尚的“侘寂”美学思想影响,毕竟书法只有黑白两色,简洁明了,而绘画多有设色,较难控制,稍有过度就流于艳俗了。与其如此,不如只用挂字来得保险。当然了,水墨画会好一些,可又担心画得不够好。所以,水墨画在茶挂中也不多见。

  本文最新发表于国内发行量最大的茶杂志《茶道》2018年6月号,作者左如。

  纯道:按我的观察与思考,他们(指茶室主人)通常会将它悬挂在人们站立时的平视位置。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茶道奉行的是跪式礼仪,而不是席地而坐,这一点中国人很不习惯。当人跪坐时,就只能仰视茶挂了,自然就表现出对茶挂的尊敬,敬人、敬字、敬语。

  茶道:的确,您所展出的藏品,内容也好,书法也好,不仅会给人带来美的享受,也会令人对书写者产生一种崇敬之情,我们有个叫“见字如面”的成语,说的也是这个意思。

  纯道:大家喜爱“茶禅一味”这四个字,我首先要随喜。不管他们是否是佛教徒,至少说明他们对“禅”不反感,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很大的认同感。至于“禅茶”和“茶禅”被广泛使用,也值得高兴,因为在使用者和品尝者心中,对于禅所赋予的纯净、本性、简单等内涵是接受与向往的。一开始,人们可能不太了解其中的内涵,但慢慢地自己就会去深究、去探索。因此,“禅茶”起到了引发人们思考的作用,它如同一个有效的媒介,帮助人们以茶入禅、以茶论道、以茶载道。

  在大户人家的中堂里,我们常常会看到其标配是一幅山水画加一副对联。可见,在中国古代,挂画挂字十分普遍。所以,不能说中国没有茶挂,只是没有专门的茶室而已。日本人的接待空间主要是茶室,而在茶室中出现的字画就主要是茶挂了。挂画,大约在宋时传到日本,并逐渐被日本所固化,成为茶室的标配。在千利休入室弟子南坊宗启所著的《南坊录》中,就称茶挂是茶室中的“第一要务”或“第一道具”。

  《日本茶挂》一书以禅语为主轴,对日本茶道中的茶挂进行全面疏理,以诠释茶挂思想与茶道精神。全书共分十章,约10万字,200幅图片左右, 约300页左右,预计2018年年底面世,全彩印刷。纯道先生的《禅艺茶道》一书,在当当网上的好评率是100%,其他已出版的书籍好评率也在95-100%之间。

  茶挂大多由寺院禅师所书写,或由茶道家元及著名茶人手书,少部分由文人墨客和皇室政要题写,这些人物均是被尊重的对象。

  茶道:有着如此强大能量的茶挂,源于中国,却在日本被发扬光大,的确值得我们深思。

  纯道:我想这是由中国的文字内涵所决定的。按照现代的语法分析,点茶、插花、焚香这三项均为动宾结构,那么第四项也必须是同样的结构。“字画”和“书画”都是由两个名词组成的词汇,因此不宜与前三项并列。“挂字”在语法上是对的,但内涵却缩小了,书法不能包含绘画,而绘画却能涵盖书法,古代绘画作品中多有题跋,那就是书法。

  茶道:照此说来,茶挂似乎是中国的挂画“种子”播撒日本文化土壤里后孕育出来的。

  纯道:对!茶挂在日本出现并被固化在在茶道空间中,至少在三个方面突显出它的巨大价值。可归纳为有三个“最”:茶道思想的最佳传播方式、书法艺术的最宜表达方式和茶道美学的最好聚焦方式。

  本文最新发表于国内发行量最大的茶杂志《茶道》2018年6月号,作者左如。

  纯道:日本茶挂内容主要就是禅语,有关出版物就直接点明这是“茶席的禅语”。“侘寂”是日本茶道美学中的一个典型特征,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在他的获奖作品《千羽鹤》中,就特别渲染了茶道中的物哀、风雅、幽玄和侘寂。“侘寂”之美,强调在不完美中发现美,并接受自然的生死循环。所以,在日本茶道四谛中就有“寂”,它与陆羽提出的“精行俭德”中“俭”有相通之处,都提出不求华丽,而要去接受现实中的不完美。我相信, “日本茶圣”千利休是真正崇拜中国茶圣陆羽的,以至于他有一个茶室就叫“妙喜庵”,而中国湖州的“妙喜寺”正是著名诗僧皎然上人所在的寺院,也是陆羽写《茶经》时常去造访的地方。在这次展览中,就有两件这样的作品:真言御室派管长土宜法龙书写的“动莫若敬居莫若俭”和日本茶道人物小桥碧水书写的“俭德”。

  纯道:你归纳得很好。茶挂虽是静止的,但它也是最能体现主人品味与心意的。日本人在举办茶会时,茶室主人早早就会为来宾做各种准备,其中就包括对茶挂内容的选择。譬如,若来宾是老者或长者,也许主人就会选择“松寿千年翠”、“心静寿自长”、“流芳百世谓之寿”这样的茶挂;若是花道、香道中人,也许就会用“梅花和雪香”、“弄花香满衣”、“一点心花三界香”;若是在秋天迎宾,则会用诸如“秋天一色鹤声高”、“千里一望秋”“澄心如秋月”这样的茶挂,让每位来宾都能深深体会到主人的热忱与用心。

  茶道:说起禅语,尤其是“茶禅一味”,让人不禁联想到这一语在国内似乎有点泛滥,打 “禅茶”“茶禅”旗号的茶品、茶器、茶空间等比比皆是。

  纯道:茶挂源自我国哪个时代,目前还不太好确定,因为史书上没有见过专门记载。但是,我相信在宋时应该已相当流行,且不说圆悟克勤的日本弟子把“禅茶一味”的墨迹带回日本,宋人的“生活四艺”中就已经能看到它的影子。“四艺”指的是点茶、插花、焚香和挂画。

  纯道:可以这么理解。其实,“茶挂”这个概念在日本出现也是有历史原因的。在绝大部分时间里,中国文化要领先于日本文化,文人墨客和耕读人家的数量也是中国大大多于日本。茶室作为一个文化空间,在日本比较普遍,这跟他们没有或很少有书院、书斋、书房有一定关系,而中国文人的活动空间则主要在书斋或客堂中。

  现在预订《日本茶挂》,第一批全部发送作者签名本,并锁定价格和免邮(预收每本78元,若定价超过78元读者无需补差,若定价不足78元,将退还差价),预订可加微信:zendao后联系。

  纯道:茶挂虽源自中国,但它从未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存在过。在中国,它只是挂画形态中一个特别不起眼的部分。所以,在历史文献中就没有出现过“茶挂”的概念。就是在北京和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里,大概也找不出一件明显标示中国茶挂的藏品。但是,中国的挂画与挂字是大量存在的,内容涉及面极广,只有与茶有关的内容才能称之为茶挂。

  禅宗中大量的偈语有着深邃的哲理,即使不是茶道中人也会时时铭记,而作为茶人就更是两者兼备,在自己的茶室中悬挂禅语是十分自然而然的事,原本它只是寻常的警句,挂得多了就形成了传统,便出现了茶挂这一独特艺术形态。